宁波晚报•数字报刊平台
国际乒联:比赛球桌尺寸将调整为6米长35米宽!
经开实验小学打造校园篮球品牌让孩子都爱上体育运动
毛宁聊羽毛球–酷爱运动
打羽毛球岂是你们想得那么简单?
乒乓球台尺寸(乒乓球球檯的標準尺寸是多少)
容国团: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贺龙亲自接机献花31岁英年早逝
小桂英语幻想朋友叫“冰棒”
她对VIPKID说:“你们玩的都是我10年前玩剩下的!”
即将实施!我市体育中考总分升至50分

低空限制挡不住私人飞行

4月17日,民航总局总飞行师于振发专程前往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考察了一项空管新技术,并透露,民航总局已经提出了“高度设定管制、报告和监视3类低空空域”的空域划设改革构想。私人飞行有望成为现实。

因为空域申请手续麻烦,大部分私人飞行逃避了该手续。这一现状直接制约着合法的小飞机销售市场。

4月8日上午,清华大学保龄球器械维修工李贤锋瞒过妻子,和飞行爱好者孙文军来到通州军屯村的空地上,“试飞”自制的第三架小飞机。在飞机冲上50米的天空后,李贤锋随这架飞机扎向地面。

一个星期后,三名民航总局的工作人员在通州潞河医院找到了等待手术的李贤锋,民航总局工作人员详细询问了当天的“试飞”经过。因为李贤锋“试飞”前并未到空管部门办理空域申请手续,他的“试飞”行为被指非法。

当天的另外一起私人飞行更具悲剧色彩。同样是瞒过妻子后,“中国农民第一飞”的山东农民谭成年驾驶一架“蜜蜂四型”小飞机冲上天空,几圈飞行后,谭成年随机坠落而殒命,砸在一个民房屋顶上。

同样因为没有办理空域申请手续,民航济南空管中心、民航山东监管办事后调查认定该起飞行属“非法”。

谭成年的最后飞行并非是“初犯”。2005年8月18日,他获取驾驶执照后,带着自己的妻子——也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乘客,驾驶自制飞机飞行了半小时。空管部门从媒体获知后,同样以其未提出空域申请为由,发出了《停飞通知书》。而谭成年生前正在组建“鸳都飞行俱乐部”,死后留下了三架超轻型飞机存放在简陋的民房内。

尽管民航总局120号令《一般运行和飞行规则》提及对于重量在116公斤以下的轻型飞机,可以不再要求驾驶者一定要拥有驾照、飞机要获得适航证,但每次起飞前仍然需要提交空域申请。

2003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规定,个人飞行可以像单位一样,可一次申请划设临时空域长期使用,最长时间可达一年;固定航线只需提前一天向飞行管制部门申请,临时航线提前三天提出申请。

“这对于定点飞行的航空俱乐部可能会比较方便,但对于路线变化大的航拍或者私用飞机仍然需要提前一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去申请,依然很麻烦。”北京雁栖湖航空俱乐部总经理梁建英指出,跨区域飞行就更麻烦了,需要到两个属地的空管部门去办理空域申请手续。民航湖北省安全监督办公室主任吴焕枝介绍,目前在我国空域的真正管制权是由空军掌握的。空域申请先是要向所在地的民航空管局申请,空管局再向空军申请,获准后再转批给申请者,程序的确复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